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

話劇初試

為慶祝母校九十週年,幾位師兄發起了在感恩節晚會,做了一套話劇。

無心插柳,在誤打誤撞情況下,我也參演了這套劇。主要搞手和導演,是已退休,花名為『孫策』的一位老師。我年資淺,從來不知道孫sir原來是搞話劇的。在我的認知裡,在聖記搞話劇的,主要是白燦老師。經孫Sir一講,原來他比白Sir還要早在聖記搞話劇。

無論如何,這是我的處女表演。


2018年4月29日星期日

復刻的價值

從面書上,驚見牛奶公司雪糕杯,竟然出了復刻版。
 
一個,很熟悉的包裝!那是我小時候的牛奶公司雪糕杯包裝呀!應該是七十年代的物件!尤其是雪糕杯底部,那些三角型上加一點的圖案,再加上牛奶公司字樣上面的那個皇冠,童年回憶完全返來了!
 


















當然,現在的復刻版是用上了膠杯,而昔日的是用上紙杯。但是,我完全想不到不買的理由!一掃,就掃了幾個。

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

發惡

腳甲倒生,痛不欲生,猶疑了個多月,終於拿出膽進醫院做手術。

原來只是那麼兒戲,麻醉腳趾後剪一刀就是了。真是快過打針少少。早知是如此簡單,就不應拖了那麼久,痛了那麼久。都是自己膽小,不敢去醫院做手術。

接下來的,就是要定期去醫院洗傷口。

故事,就是發生在我都醫院洗傷口之時。

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

聖類斯中學校歌~ALL HAIL

聖類斯中學九十周年晚會,座無虛席,在會展筵開二百一十八席,成了全港中學校友宴會在會展其中一個檯數創舉。

晚會當晚,非常開心,非常高興,重遇許多至愛的神父老師,舊生,死黨,眾師兄師弟,和許多我敬仰的師兄,甚至是幾十年無見的同學。整晚,我都在會場穿梭,手提電話不停響著,根本沒有真正吃過檯上的食物。

整晚流程尚算不錯,除了尾段學生演唱過長,令部份舊生離去,沒有在結尾時段,集齊二千人一起唱校歌。



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

聖類斯九十周年校慶

母校聖類斯,慶祝創校九十周年。

今晚,會進入這一年慶典的高峰。將在會議展覽中心,筵開二百餘蓆。大家,都很期待這晚的來臨。

這段日子,籌備慶祝的事宜不少,包括出了不少精美的九十周年有關的紀念品。作為母校大粉絲的我,幾乎把所有的紀念品,都掃清了。

一片喜慶的背後,我不禁,有一點反思。

2018年4月2日星期一

空姐穿褲

最近閱報,得知某航空公司空姐,爭取工作時穿褲。

我的文字要再清晰一點,她們是爭取可以選擇穿裙或穿褲。該航行公司表面順應空姐要求,指「下次改制服時,在設計藍圖上加上穿褲的選擇」。報導說這樣空姐就可以在三至五年後,有權「著褲」。

真可憐,我們這些做慣律師的,一聽就知道這句完全是廢話。要看清文字,人家是說在下次該制服時,才讓設計師加入褲子的選擇。這意味是,設計可以加入,但未必一定要考慮,最終還是由公司決定。三五年後,嘈吵的那班空姐不是離職,就去了當地勤,到時有人嘈再算罷。這樣,航行公司又過了關。

問題是,空姐應不應該不穿群,而穿褲子呢?我覺得,這不會是一個「具爭議性」的問題。這卻是一個「具話題」的問題。

心情

寫文的這一刻,正在澳洲阿德萊德

趁著復活節,來了一個短短的旅遊。本來想去日本的,找找機票,竟然發覺在復活假出遊日本各地的機票,竟然比起去澳洲的機票還要貴!這是什麼的道理?既然也要付上那麼多錢,就不如重回澳洲好了。

這陣時間,一直提不起勁來寫文。